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2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和兩個女人的瘋狂性經歷

八段:機制勵人,文化凝人。九段:組織制勝,天長地久。到酒店上班是不是真的哪麼好賺
我是傢中長子,8歲那年父母離異瞭。母親告訴我她離婚的原因是她不能忍受長相怪異的父親,至於當初她為何要嫁給長相怪異的父親,我不得而知。父親身高不到1.60米,臉極窄,牙齒與牙床向外突出得厲害,身子瘦小得可憐。



  我的生命裡,母親是影響我的第一人。她高大、健碩、潑辣、冷酷,甚至還可以說,放蕩成性。從小,母親的冷酷與放蕩,像一根楔子,狠狠地鑲進我的人生基石裡。母親一直意識不到她對她兒子的影響。但我想,即使母親能夠意識到她的言行也許會使她的兒子變成一個壞得透頂的兒子,她未必就會收斂她的言行。她就是這樣的人。

  她沒有文化,便可以摒棄所有道德規范和社會束縛。如果一定要有準則,她自己定。她如魚得水地生活在她設定的生活準則裡賺錢、找男友,如果說前者是她生活的樂趣,後者則讓她樂在其中。但後者的樂趣類似於吸食海洛因,以有形存在,無形俘獲她,再以液體的形式流淌在她的血管裡,而她的血液似乎隻為異性而流。

  記憶中,父親在離婚後便突然人間蒸發瞭似的。一次母親對我說:“伍雲,現在媽媽自由瞭,媽媽可以享受快樂瞭。”我那時並���懂人間的快樂為何物,可每當看見母親不停換叔叔,而她面對每一個叔叔都是一臉幸福、滿腔熱忱時,我想那大概就是人間的快樂。

  沒有人緣的母親沒有好朋友,她的同事都極力回避著她,所以當她想說話時就找我傾訴,她孤獨寂寞得口不擇言,對我無話不說。那些讓人面紅耳赤火辣辣的話,流淌在我並不平靜的心裡,像在幹燥的柴禾堆裡扔下一粒火星,很快我就熊熊“燃燒”瞭。

  15歲那年,我與同學去白市驛玩。一個露天壩子,坐著數不清的男女老幼,都專註著朝前看。正前方,一個和我差不多大年紀的女孩濃墨重彩在臺上唱戲。我看瞭一會,突然湧起一股沖動,便朝後臺跑去。等女孩下臺後我直接告訴她我想與她做愛,她居然同意瞭。在一個無人知道的角落,我經歷瞭我的“第一次”,而女孩顯然不是第一次。她很沉著,而我也不慌亂,一切順理成章。這事,這女孩,仿佛前生後世經歷過。

  那天結束後我若無其事回到學校繼續上課,雖然成績一直很棒,但我感覺自己隻用瞭很少精力在學習,剩下的時間都在想女人——不是思念,更不是愛,隻是對女人身體的幻想。我沒有美麗的初戀,度過瞭一個殘缺的青春期。我知道自己異於常人,或者叫壞,壞得透頂。

  放蕩男遭遇大度女

  高考上瞭中山大學,我讀到二年級,覺得沒意思透瞭,停瞭學。那時母親開始賣百貨,生意不錯。這之前,或者這個期間,甚至結婚前,我甩過多少女人,我已無法統計。女人,就像我腳下的路,四通八達,過目就忘。我從來不愛她們,完事後就叫她們走。有的不願意,哭啼不休。我就罵,甚至逼得用拳頭。

  我覺得人間本無情感,男男女女惶惶然行走,不過是身體找身體,從年輕到衰老,從此地到彼地。找不到那具想要的身體,就一輩子流浪。母親和我的觀點一致,或許是她的言行成就瞭我的觀點。她一生都在找尋想要得到的,沒人知道她想要什麼。

  她做生意賺瞭很多錢,也找瞭數不清的男人,隻要她愛上的,她就不顧一切出擊,不管對方已婚還是未婚。然而她今年已經年逾60,仍孑然一人,沒人知道她為什麼不結婚。曾有一位頗有才華的工程師為她自殺身亡,她也隻是撇撇嘴,吐出兩個字:“該遭!”

  但我不同於母親的是,我要婚姻,哪怕僅是形式。1993年,我因一則征婚啟事認識瞭小紅,很快與她走進婚姻殿堂,但很快我又發現她不適合我。解脫後在1994年,我去電臺打瞭一則征婚廣告。彭燕,就這樣來到我的身邊。她胖胖的,一副溫柔賢慧狀。

  她畢業於重慶醫科大學,認識我時在南坪某醫院做化驗。吸取前次教訓,認識初期我就告訴彭燕,自己生活放蕩,你愛我就得同時接受我的壞毛病,因為我不可能因為某人而改變天性。她滿口答應我的要求,讓我感動不已。“她真溫柔,寬容,大度。”第一次,在心底裡,我對一個女人產生好感。

  這讓我吃驚,我一直以為自己是銅築的墻鐵打的壁,沒有女人能夠穿越我。可我這次竟然因為一個認識不久的女人,並想與她過一輩子。這是我的決定,做出這個決定時,我的心又惴惴不安。因為同時有個叫易敏的女人愛我,那是我打出征婚廣告後的應征者之一。雖然我不愛她,但要我就此放棄心又不甘。於是我對彭燕與易敏同時說瞭一字不差的一句話:我要與易敏生活10個月,然後再回到彭燕身邊。兩個女人默默同意瞭。

  說好瞭不許愛,隻是生活10個月,我說到做到。10個月後,我回到瞭彭燕身邊。一切如從前,我與彭燕間,仿佛沒有間隔10個月,也沒有發生任何事,我們仍然如以往愛著。這件事後,我有時有些恍惚,為彭燕的冷靜與堅定,不知道她是否真實。試問,世間有幾個女人能夠容納自己心愛的男人與別的女人相處?或者是不是我與那個叫易敏的女人,根本沒發生什麼,隻是我做的一個夢?

  想來想去,卻是更添愛一層——我寧願相信這是她的大度。沒辦法,我天性喜愛溫柔大度慈母般的女人,就像我每晚喜歡偎著女人,將頭枕在她軟軟的胳膊上。

  三人行,匪夷所思的荒誕;我與彭燕結婚。那時母親生意越來越紅火,事業發展廣州,開設有分廠。我在母親企業占有一定股份,加上自己也做生意,彭燕開瞭服裝店。總的來說,我們一傢人不愁錢花,而感情、夫妻生活又都很和諧,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

  但三年後,我對彭燕的激情減淡瞭。恰好那時廣州分廠需要公司派人負責,依照傢裡的規矩,輪換到瞭我。我隻身去瞭廣州,那裡有我一個被我們喚作“老爹”的遠房親戚,他又一次影響瞭我的人生觀。他是臺灣人,到廣州來投資,其人生活方式連我這麼開放的人都感到驚訝。他帶我出入各類燈紅酒綠的場合,所見所聞讓我不可置信。

  廣州消磨的兩年時間,我陸續花去20多萬。當我回到重慶後,隻覺滿身疲憊,遍體瘡痍,還好彭燕是我不變的港灣。那時我才深有體會,不管一個男人多麼強大,他總是希望有個寧靜的傢,和一個貞潔的妻子。彭燕給瞭我渴望的這些,我們的婚姻越來越穩固瞭。

  彭燕給我生瞭個女兒,再加上前妻給我留瞭個兒子。我們四個人生活在一起,一個飽飽滿滿、和和美美的小傢。自從女兒出世,我規規矩矩的當瞭兩年爸爸,除瞭帶孩子,就發展我的愛好:看書、種花、攝影。可是隨著時間流逝,我越來越感到生活像白開水一樣平淡無味。於是今年元月,我打瞭一則征友啟事,認識瞭小蘭。

  我承認,在與應征者接觸的初期,我有些欺瞞。但我一旦確定關系,我就會告訴她,你可以進入我的生活,但你永遠不能做我的合法妻子,而你的地位,永遠隻能在妻子之下。

  在眾多應征者裡隻有小蘭答應我的要求,之後我帶她見妻子。林對她比較滿意,於是小蘭住進瞭我傢。現在,我有兩個女人,一“大”一“小”。她們各有風情,做事各有分工。小蘭在傢料理傢務,每月有500元零花錢,彭燕則在外面做生意打拼,而她們相處十分融洽。

  這種匪夷所思的生活讓我感到滿意,而且我也希望伴隨這兩個女人走到人生的盡頭。不知是舒適的生活改變瞭我,還是好女人改變瞭我,也或是歲月不饒人,現在的我特別想做一個有責任心、溫情脈脈的好男人。面對這兩個我愛��女人,我願意掏出我的過去,同時承諾,自此以後永遠告別過去,再不擁有其他女人,我期待時間能夠見證我的許諾,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很有激情……
酒店上班是不是真的哪麼好賺夫妻溝通最大的障礙在於語言不同,又不肯屈就對方的語言,結果是連溝通的意願也沒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